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之聲 / 媒體之聲

媒體之聲

[鳳凰新聞]壯麗70年?東方“奮進者”| 中國標準“花開”巴爾干半島

時間:2019-05-21    來源:鳳凰新聞    點擊次數:0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本頁
導讀

      為充分展示東方電氣集團在新中國成立70年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的生動實踐、顯著成就和經驗,凝聚東方電氣人奮戰“十三五”、實施“12345”新發展戰略的最大合力,集團公司相繼開啟了多項活動,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營造良好氛圍。其中,《東方電氣“一帶一路”故事》征稿活動自3月份開展以來,各企業、各單位職工踴躍參與、積極投稿,為進一步挖掘集團公司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優秀案例,傳播“一帶一路”優秀項目經驗,講好東方電氣故事產生了積極效果。在“520”這個特殊日子里,向奮斗在“一帶一路”上的東方電氣人表白,向辛勤耕耘的“一帶一路”建設者們致敬! 

中國標準“花開”巴爾干半島

碰壁

        初春的貝爾格萊德大學在柔和的陽光下,呈現出滿眼的淡綠色,校園隨處可見彌漫著復古優雅氣息的歷史建筑,旁邊是鋪陳開的藍色多瑙河,還有像極了布拉格的紅色屋頂,構成了一幅絕美的畫面,任誰都會在這樣的美景中流連忘返。然而此刻,正襟危坐在建筑學院赫赫有名的普耶維奇教授辦公室里的三個中國人卻絲毫沒有這樣的閑情逸致。
       “如果你們是打算借助我的權威來降低你們電廠基礎的標準,很抱歉,這是不可能的!先生們,我一會兒還要去上課,所以……”普耶維奇教授邊說邊把手里的報告遞回給其中一個中國人。
       “不,教授,我們是希望通過您的權威來幫助我們證明中國標準的計算方法也是可行的。”中國人非常急切地向教授解釋。
       “對不起,先生,馬上上課了,我真的沒有時間了。”教授對中國人的解釋毫無興趣。
       “教授,非常抱歉,我們知道您工作忙,但還請您一定留下這份方案,抽出寶貴時間再看一下。”望著教授臉上始終不變的嚴肅表情和冷漠態度,中國人做出了離開前最后的努力。
      “如果你們實在想把方案留在我這里,我也沒有意見。”
      “真是太感謝了,謝謝!謝謝!”三個中國人帶著尷尬的笑容,心有不甘但又無計可施地離開了教授的辦公室。
      “預料到了說服他很難,沒預料到連說句話都這么難,老趙,這條路根本走不通呀。”三個人中年紀最輕的小李此時已經沉不住氣了。
      “這事兒怪我,方案做得還不夠好。”最為年長的張老開始自責起來。
      “別灰心!我們也不是沒有收獲,教授的門算是認清楚了,搭上這條線,下次再和教授聯系就方便了。”老趙說著,先是看看小李,又看看張老,他很擔心大家喪失信心,因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匆匆相見的一面是如何來之不易,也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草草作別的一面意味著項目前路更加未卜。
      一切都要從前天說起。
       2013年3月20日,距離東方電氣在歐洲承建的首個火電EPC項目計劃開工,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作為項目負責人的老趙,為了項目順利開工,可以說是做到了事事未雨綢繆、處處精打細算,他就像在盼著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樣,焦急、緊張又激動地在心里一天天盤算著開工的日子。直到這一天,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亂了所有的計劃和安排。業主聘請的咨詢工程師突然向他們提出中方的鍋爐基礎設計圖紙不滿足歐洲標準,無法通過審批,整改要求是將原來設計方案中的天然地基更改為打樁。
      波黑斯坦納瑞項目是中國和波黑正式建交以來的第一個大型基礎設施合作項目,也是中國企業在歐洲獨立設計和施工的第一個火電EPC項目,符合歐盟標準的環境友好型電廠,采用東方電氣集團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300MW循環流化床鍋爐技術。
      在距離項目計劃開工不到1個月時間的關鍵節點提出這樣的整改要求,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增加400多萬美元的施工成本,意味著增加至少6個月的工期,意味著還未開工就注定“拖期”的未來,意味著10萬美元一天的拖期成本,還意味著東方電氣征戰歐洲的首戰可能鎩羽而歸。老趙根本不敢再想下去,他必須得趕緊行動起來!
      老趙很快認識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他們的圖紙使用的是中國標準的計算體系,而業主方的咨詢工程師卻在用歐洲標準進行判斷。老趙讓土建專業負責人小李立刻組織設計院和咨詢工程師坐到一起溝通協調澄清,極力闡明中國標準和歐洲標準的不同,不能用歐洲標準直接衡量中國體系下的計算結果。在有理有據的論證面前,業主方咨詢工程師非常紳士且明理地表示“張冠李戴”的確不可取。但是,他們不了解中國標準,無法判斷中國標準下的計算體系和計算結果如同歐洲標準一樣先進可靠,要么拿出證明,要么還是整改。
      業主方咨詢工程師的立場和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只是,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在時間如此緊張的當下,證明中國標準和歐洲標準一樣先進可靠實在太難了。老趙趕緊召集大家開了一個緊急會議,討論無果。他回到寢室一夜未眠,利用互聯網上的信息,驚喜地發現貝爾格萊德大學的普耶維奇教授是歐洲建筑結構界的大拿,如果由他出面論證中國標準的先進性和可靠性,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第二天一早,老趙顧不上通宵工作,趕緊想盡一切辦法,曲折婉轉地聯系上了普耶維奇教授,對方也同意見面。就這樣, 老趙帶著小李和電力設計院的老專家張老一行三人一刻也沒耽擱地趕往貝爾格萊德。
      然而好事多磨,第一次滿懷期待的見面就這樣碰壁而歸。

面壁

      黑色的轎車在茫茫的春雨中穿過綠色海洋般的伏伊伏丁那平原,由東往西飛馳而行,車輪在積水的柏油路面濺起一溜白霧。漸漸的,路開始變得崎嶇,大大小小的山丘迎面而來。約莫四個小時后,已是黃昏,轎車停在了一片四面環山場地上。場地東南面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各種集裝箱和電廠設備材料,西南面則是幾排黑頂白墻的房子,除此之外就只有一片光禿禿的紅土地。
      這里,就是東方電氣的第一個歐洲火電EPC項目的工地現場。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老趙、小李和張老從車上下來后徑直走進了會議室,會議室里面早已坐滿了人。
       “事情緊急,所以臨時召集大家開個會。我先介紹一下我們白天去貝爾格萊德大學的情況。”老趙頓了一下,稍微喘了一口氣接著說:“今天的會面很不成功,普耶維奇教授對我們有所誤解,認為我們是利用他的權威來降低施工標準,完全不愿意和我們進行交流,甚至連我們帶去的方案都拒絕看。”
       大家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只是不同的計算方法而已,根本和降低標準扯不上半點關系!”電力設計院的主設人員很不服氣。
       “理是這么個理,大家都明白。難就難在怎么才能讓普耶維奇教授明白,更確切地說是讓他‘愿意去明白’。更讓人頭疼的是,他通過這次見面對我們不僅沒有半點好感和理解,反倒是有了誤解。”
       “我在回來的路上想了很久,這一次我們帶去的方案很詳細、很充實,但是完全沒能吸引普耶維奇教授的眼球。他幾乎看都沒看,就退還給我們了,這說明我們的方案還是有問題。”設計院專家張老表發了自己的意見。
      老趙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張老提出的這個問題很有價值,我們和教授之間的對話,最關鍵的就是這份方案,只有想方設法讓他看了方案,我們才有和他繼續溝通的可能。”
      老趙轉過頭和身邊的張老簡單交流了幾句,繼續說:“這樣吧,請設計院的各位專家把方案再進行精簡優化,爭取我們下次再去拜訪教授的時候,用最短的時間,最簡潔明了地將方案中涉及的計算過程和結果完整介紹給他。”
       “我也把我的介紹詞再打磨打磨,”張老補充說。
       說干就干!為了追趕時間,也為了最大限度地集中大家的智慧和 意見,開完會后,大家就地開工,用投影儀將方案的內容投射到墻壁上,設計院和工程部的所有專家和工程師們對著這面墻壁,竭盡所能精簡優化方案,一遍又一遍。
      那輛黑色的轎車載著老趙、小李和張老,帶著不斷打磨精修的方案,不斷往返于貝爾格萊德大學和工地現場。每次歸來,雖然結果都不盡如人意,但卻從未有人放棄。
      波黑斯坦納瑞項目的排放指標均低于歐盟最新排放標準,為區域內目前最先進最環保的火電站。

破壁

        清晨的 貝爾格萊德大學校園里,濕潤的春泥氣息和襲人的花香不住地撲鼻而來,道旁的綠樹小花綴滿了晶瑩的露珠。樹上不知鳥兒亮開了歌喉,那唧唧喳喳的聲音,霎時組成一首奇妙而動聽的樂曲。
       從黑色轎車下來的老趙、小李和張老不停打著哈欠、伸著懶腰,4個小時的車程讓凌晨趕早出發的他們倍感疲憊。
       三個人沿著熟悉的道路走到普耶維奇教授的辦公室,辦公室門敞開著,教授正在整理辦公桌上的文件,前幾次送來的方案還在桌上的一個角落安靜地呆著。顯然,教授連碰都沒碰它們。
      教授聽到腳步聲,抬頭看到了他們。眉頭微皺,迅速低下頭繼續整理文件,嘴里無奈地擠出幾個字:“早上好!”
       “早上好,教授!很抱歉,昨天電話里您說早上8點要出差,讓我們7點半過來,但是我們稍微來早了一點,抱歉!”
       “希望我說的話你們可以聽明白,你們來這里這么多次了,我希望今天是最后一次。你們的方案我沒時間,也沒太多興趣看,因為如果結果是壞的,那么再好的計算過程又有什么用。”教授聳聳肩,面無表情地說。
       “很抱歉打擾這么多次,懇請您一定看一下這個。”老趙做著最后的努力,把出發前又一次精簡優化的方案遞到了教授面前。
      教授看看手表,或許是覺得自己在8點之前的確沒什么事情可做,又或許是想直接指出他們計算的“花樣和詭計”,徹底送走這幾個惱人的中國人。總之, 教授終于接過了老趙手里那份薄薄的方案,而沒有再一次請他放在辦公桌上。
      經過了數十次的精簡優化,這一版的方案,教授只用了十幾分鐘就看完了。
      “這樣計算,對你們來說,是不是太苛刻了?”看完方案,普耶維奇教授的臉上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這完全是按照中國標準進行的計算,苛刻談不上,只能說是按標準辦事。”張老解釋道,接著他趁熱打鐵把這套方案用背得滾瓜爛熟的英語給教授介紹了一遍。
      “是否可以提供一份英文的中國標準給我,我想認真研究一下。”
      “當然!”老趙把早已準備好的資料迫不及待地送到了教授的手里。
     “我想,也許這事我能幫上忙。”教授一邊翻看資料一邊說。
      8點鐘到了,教授將三個人親切地送出辦公室并握手道別。一瞬間,誤解和尷尬都一掃而光。
      回程的路上,多瑙河緩緩流淌著,此刻的時間卻突然變得緩慢輕柔。所有的不安和躁動都安靜下來,三個人第一次體會到春天的貝爾格萊德如此美好。
      可能是被這三個總來騷擾他的中國人感動了,接下來的時間里,普耶維奇教授在非常繁忙的情況下,親自做了三件事情:一是深入了解了中國標準和設計院的計算方案;二是到現場深入了解施工地質條件;三是用歐洲的計算方法對設計院的方案進行了驗證計算。
       波黑斯坦納瑞項目于2016年8月8日投入商業運行,比合同工期提前45天,且各項性能指標均優于合同保證值。
       就這樣,一個享譽歐洲的建筑設計大師,一絲不茍地為東方電氣在歐洲的首個火電EPC項目出具了設計鑒定報告,并且趕在項目開工前的最后一次技術協調會上,為業主方咨詢工程師當面對比分析了兩種計算方法,確認了天然樁基的可行性。最后,普耶維奇教授出人意料地補充到,“中國電力行業的標準是世界上最好最實用的標準。”那天,距離項目計劃開工時間還有三天。會后,設計院和工程部的同事們和老趙緊緊擁抱在一起,表示祝賀。 老趙笑意盈盈,但也沒能掩飾住眼里的淚光,其中心酸,他最清楚。
      普耶維奇教授的出場,不僅促成了項目的順利開工,還為后續項目執行帶來了意外福利。在后續建設中,業主同意所有的土建結構專業施工和設計全部采用中國標準。而東方電氣的建設者們也用堪稱樣板的工程品質回報了普耶維奇教授的認可和業主的信任,電廠完工移交時,實測鍋爐沉降13.4毫米,遠遠優于歐洲標準小于等于50毫米的要求。
      共建“一帶一路”中,東方電氣的建設者們不僅為沿途國家提供了一臺臺發電設備,建設了一座座電站,他們還用超乎尋常的堅持和執著,向世界證明了中國標準的存在和價值,確立了中國標準的權威和尊嚴。這個春天,值得我們銘記,值得我們驕傲。(來源:東方電氣)

11岁开始买彩票